我们来聊聊生命中可承受之轻;那些不可承受的,留给时间 

壬寅 2022

鳴蜩 离家原来是可以更好地想家

买到新挖的嫩笋芯,中午吃了,下午心情莫名地好。

 

想家和想回家原来不是一回事。此刻,出门才半天,我想家了,想念我的院子,我的兔们,可是不想回家。#离家原来是为了更好地想家

凤羽松发到花甸坝,一路依靠GPS卫星图,四肢并用的一日。半小时后沙利文说想回家,一小时后开始垂直爬,他似乎专注到忘了想回家,三小时后终于进了森林,沿着管道行走的高山路,甜甜的空气。接着是无数次因为断方或者无路在小溪的两边来回穿行。路遇零零散散的肢骨,和半颗头骨,似乎死后被分解掉。上到花甸坝时六点半,恰好六小时。吃饱喝足进入房间,三张单人床一张桌子一盏灯,无水无网半夜停电的安全窝,在天黑前我们各自躺进冰凉潮湿逐渐被自己体温捂热的被窝,半瘫痪地享用着这份安稳。

清晨刚出圈在门前吃草的绵羊,女子在屋子里准备,一束阳光从门前,她的脸上身上斜划过,屋里屋外,她和羊群,似乎被分成两个空间。昨日六小时的攀爬以及没有洗澡的晚上,这刻自然美的震撼,大概是此程值得的唯一画面。

 

十多年前在山上偶遇一独户人家,哈尼爷爷很兴奋地想我数了趟家珍,包括他的牛。他说,我们是好朋友,它很听我的话,等过年孙女儿们回来,我们就宰牛吃。当时有种不可言喻的感觉,现在知道,那时的我只吃过肉,没见识过它的来源。

屠夫是个帅帅的大男生,坐在暗暗的屋子里玩手机。工作时很专注,温柔镇定,轻轻脖子上一刀,一手抓住耳朵,一手抓住四条腿,它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也许在失血的致幻中,很平静,尾声时四腿稍微一抖,男生稍施力度,更像,安抚。

那一刻我想,屠夫应该是没有罪恶要承担的,他的罪,应该比不上十指不沾血而不知食物来源的受益者。站在门口的我看哭了。看着它躺在不锈钢台上,垂死,感觉魂还在,我就哭了。

 

 蒋勋的文学课太美了

“唐玄宗中年后遇见杨贵妃。唐明皇一生经过政变取得权力,国家治理得非常好,又是一个艺术家,这种人中年之后会有一种幻灭感。他君王的部分满足了,可是艺术家的部分没有满足。所以中年以后遇见杨贵妃,对美的惊动,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其实在衰老了。毕加索60岁左右遇见17岁的Jacqline,这种男子在某一个年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转化是非常明显的,他想抓住这种激情”


秀蔓 果食

家里有个布谷鸟钟,没到准点和半点鸟都出笼叫,声音很好听。今日每十多分钟就听见它叫几声,心想,该换电池了。原来是春日的布谷鸟出巢觅食了。

近日有种心情负春光的感觉。试着暂食春花新芽熟果,借用一下自然界的真气。第一颗芭蕉花,没切就焯水,全军覆没。边醒梦边寻找手碰即落的熟黑莓,它们确实带回了些许春日心情。

 

队友每年都会排毒三轮,两周的硬壳式断食,我安慰自己体重不达标,并且平时饮食蛮健康,没有必要加入。近日觉得精神状态不佳,心情不佳,注意力分散,食不香,还是决定尝试下比较温和的果食排毒法。 

果食前一周,慢慢断掉了膨化食品,蛋奶,肉类,精粮。

水果排毒餐前一日: 早上,糌粑粉加黑莓汁,黑莓渣,坚果。中午,黄瓜西红柿苹果藜麦拌胡萝卜芹菜姜汁。晚上,黄瓜西红柿芒果葡萄藜麦碎。 

纠结: 无味,闻到肉香,蒜香,饺子香

安慰: 至少闻到肉香,这些之前吃着都不觉得香 

纯果食D1

早,三个橘子两根香蕉; 午,一个菠萝一片花瓣; 小加餐,提子,西红柿,菠萝蜜; 晚,蜜瓜; 晚后,芒果

肉更香了,炸蒜也香; 痛了一个月的肩膀忽然感觉不到痛了

没有喝咖啡的一天,不困; 没有补钙的一天,没有感到脑神经在动

D2 活跃日

早前,胡萝卜汁; 早,香蕉,芒果; 午,半个西瓜,黄瓜; 下午,三个柿饼,草莓,黑莓少量; 傍晚,一个柿饼,枇杷几颗,黄瓜一根,小芒果三个

有点头疼,生不起气

D3 纯水日

起床很清爽,头疼消失了

D4纯果食

吃了很多柿饼和中东枣,似乎那是比较容易裹腹的

D5 我想念桌上餐食了


桃良 惊蛰日的黄鼠狼

春日,多梦的一个月。

有了四季,缺乏耐心的我们也有了期待。坐等花开,大概是最考耐性的事情之一。

惊蛰一日,樱桃树从裸枝到一簌鲜花,淡淡的清香;两日后,一簌鲜花蔓延到了半树,满园花香。冒着小尖芽的菜,半个下午长出了三厘米的叶子。

 

第三窝小兔今天终于自由出窝觅食,前两日都只在洞口徘徊探路。四只小灰兔,其中一只有白色的鼻子,格外美。日落前拎着新菜叶到院子,听见咚咚的响声,大兔们跑到我脚跟前讨食。院里一只动物,屁股朝我我,落荒而逃。大兔们继续蹬腿,咚咚咚,然后一跃。兔子对同伴发出的威胁警告声。

 

有一次不想走寻常路,结果在山里绕了很久很久,偶遇羊群,有种荒途遇天堂感。春暖好想回访,正好赶上村娃生日,让他选了几个想一起滚泥巴,爹选了几个不会醉驾的伙伴,在泥粪春花芳香里跨个本命年。

 

21号东航MU5735坠机,一周后确认,没有生还。一条留言,让我感动,“如果起风了,就乘着风回家,如果下雨了,就顺着雨水,顺着江河湖泊回家,如果是父母来接你们了,请一定要抓紧他们的衣袖,就像小时候一样,一定不要走丢了,知道吗?”


紺香 两极

 

过去12个月内,最冷的原来是二月,似乎打破了以往的常规。

 

断断续续下了两周的冰雨,日子大多都是在火炉边度过。每天早上醒来都担心,已经散养后院抓不回笼的兔兔们会不会冻死,然而每天都看见它们在雨中吃草。 

三个月前领回来两只一月龄小兔Flopsy (白) & Mopsy (黑), 忘了谁公谁母,两周前黑兔开始疯狂存草,一周前,角落里发现六只崽,纯黑,以及满窝的黑毛,白兔在守窝。之后几天都是白娃在窝里守着,我去给它投食,黑兔跟着大哥们四处玩。今日一看,崽们一活两死三丢,我将幸存的拿到盒子里,爹娘笼养,问题是,忘了哪位是娘。于是先抓住守窝的,四处抹了一通,没找到乳头,再找另一只不沾窝的,找到乳头,再仔细认下性别。它认真地让崽吃了一会,一脸迷离,原来崽是要喂哒?我也一脸迷离,原来你才是母的?

 

二月也是多梦的季节,雍长鲜艳的梦境,机场的传输带,在水里啃树枝的猴子,蓝色的鳄鱼, 海边的房子,纽约的老街,盛开的鲜花,带垢的水杯,无法按下快门的相机。 

下旬天气回暖,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午后会去跑步,跟着雪山的正影跑回家,路边的树也发芽了,空气中带着甜甜的味道。 

少有的无眠夜,起身看日出。一直向往的日出前起床,居然发生了,在无计划之中,蛮享受,除了脑袋有点晕。  

 

这个月的感悟,生活有不同的状态,一种是被推着走的,掌跎力不大,是充盈的; 一种是没有太多的外力,没有太多在发生的,于是享受当下,称之无为,也是幸福的。无为不应该被刻意地追求。

 

開歲 雨后阳光

从床上能看到窗外树上的鸟在飞,阳光正好。过于自足的家居,会让人失去对外探索的动力。明天,一定要出门。

最暖的冬日添了两只鸟,然后发现,最冷的冬日原来还没到。我对常在阳光的欣赏,原来远不及我对冰雨后晴光的热爱。

翻看朋友的照片,久未联系,许多街头的魅力建筑,老城堡,意大利各地,美丽到窒息的日常,忽然觉得,我生活在充满阳光的井底好久了。

 

新的需求被满足的时候,有一种莫大的兴奋和圆满感,渐渐地,它们就消失了,有时候还似乎回到了原来的状态。真的只是因为失去了新奇吗?刚买洗碗机的时候,开心了一个月,见人就分享这种喜悦和便利,如今,想着放回干净的盘子,放进脏盘子,都让我头疼。

我看到了一个堆满物品的空间,通道放了一个物品,因此而堵塞,这个物品挪走了,一切都通畅了。也许,这个物品挪走后,原本它支撑着的其他物品,随着时间也会侧翻,倒塌,挡住了清空的通道。新的欲望被满足之后,我们生活的碎片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近日有人提起拉萨,青旅,东措几个词。晚上坐在院子抽烟时,回到了那一刻,似乎自己站在东措房间中间,阳光落下,旁边一个高分严重的女生,J就在某处。

那是2006年,16年前,现在想起他,依然是那个24岁的少年。


辛丑

臘月 参照物

清晨以平衡板开始。开着喜欢的歌曲,盯着喜欢的图案,这是每日的聚神训练。

通常站一首祈请颂的时间,七八分钟,之间会计时,越站越有劲。今天没有计时,空脚站上去,大概有五六分钟,中间没过多久,开始觉得无聊,可能因为没有计时吧,没有参照物,似乎看不到头,或者没有激励源。

人生是不是也是这样,我们的成就,其实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漫长的途中,能感到一些真实存在的,以此有激励。


葭月 我们和解吧

一些倡议/理论/表说,都是具有时代性的,并且是跟当时时势相反的。譬如说,毕加索不相信追求派系,那大概是当时派系追求过于盛行。现在国内提倡养育孩子不能靠打,那是因为我们都是被打大的。

入梦前浮现的片段,小时候家里人去看电影,我自己在家睡觉,睡梦中其实听到他们在聊这件事情的,就一直等着发生。等到屋里安静下来,那时可能是一觉醒来,我喊阿婆,没有反应。心里并不害怕,也知道大家看电影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直要喊阿婆,长久地得不到回应,自己喊急了,爬起床站在门后,拿着热水壶,心里想着,如果有坏人来,我就把他烫死。这段是我一直清晰记得的记忆。

场景中,看到的是,我把其中一个水壶打破了,不知道是故意地还是无意地,看着一地的碎片和热水,我哭得更凶了。在这里,我看到了他,在浴室因为一件小事喊我,因为得不到回应,他开始摔东西,然后后悔,哭得更凶,我上去的时候会把他大训一顿,这样的小事都不能自己处理,为什么那样小的事情都要来损耗我。

自己心里的那个孩子,也没有得到安慰。我们可以和解了。


阳月 进城

在徐汇区,老上海的弄里。四小时卡车穿行后,逐渐看见特斯拉频繁的影子。这是第一次住弄里,十多平米住处拿着放大镜看报纸的大爷,月圆夜下屋顶上抱团取暖的猫咪,骑着共享单车讲着流利英文的年轻人,街道角落能买到许多熟悉物品的小店,出门捎个行车后下午茶,从波本到布里,装了一袋。太久没有遇见这种一家小店能满足大多熟悉物品需求了,偏远的山区,靠网购满足所有物质欲,原来还是稍有区别的,即使在店里比网购多付了一些钱,还是开心。十多分钟的步行,经过无数小店,各种店,看下班族是我的最爱之一,有近亲感。

街边的煎饺,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饺子。一路上许多大众小馆,几元的馄饨到十元十二元的面和饭。弄里出来,绿色头发,穿着轻奢拖鞋,绒睡衣,遛着卷毛狗回家的女子。

白绒毛外套穿过邻居台阶化着浓妆的女子,高跟鞋的声音听出这是加快步伐回家的声音。卸下一日的装备那阵轻负感即将到来。头尖脸宽的邻居,走到自家台阶上,黑暗中从花盆旁的小罐子摸出钥匙,打开门,放回去。每晚在这两根烟之间,能看到许多这样的生活影子。

逛相机市场,出来后发现已经天黑。镜头握在手上的感觉,亲手试镜头,是山区生活的巨大缺失之一。相机店外的新疆馆子,大大的厅堂光滑的地板,下午三四点,坐满了人,都是异族面孔,说着他们自己的语言。

市区的宠物市场,许多的蜥蜴和角蛙,这是城市现今热门的宠物,不占太大空间,不需要太多关照,没有太多互动(没有认认意识,也不会因为你的缺席而崩溃)。

偶遇的老街区。烧着水的阿姨跟坐在门口的邻居聊天。衣杆上晾着牌子衬衫。补了又补的外墙,有着无可模仿的岁月美。跟梦幻场外滩只有一条马路之隔。

这里依然满满的人间烟火,大概一座城,它原有的习惯根深蒂固时,没那么容易被新来的方式颠覆吧。这座老城,有自己根深蒂固的地方,即使新进了许多元素,原有的东西,没有被改得面目全非。虽然暂时无法想象这种蜗居生活,还是对一座老城,一种深根的形式,感到触动。


苔月 阿公

小时候很怕阿公,他是家里身材最高嗓门最大的,觉得他可以一巴掌就把你打飞 - 虽然他从来没打过我,或者任何人。舅妈也说,嫁入家门之前,如果在农场里看见阿公,她会走另一条路,他携带着一种威慑感,领导风。

少年时,阿公成了我心灵的依靠,所有成长中感到的不被理解,在他那里似乎被全然接纳。他是可以为你遮风挡雨的。

有一年,阿公跟婆婆得以共处几天,用各自的语言,手势,讲各自的故事。后来,当过兵的阿公成了婆婆笔下为毛祖扛枪的武士,以及射日箭的先祖。无病无痛安详。相信生活的真枪活箭,已将你带到另一个层次。Till next life.

仪式上,阿公躺在那,感觉身体小了。我在他头前站了许久。阿姨哭得泣不成声的。法事上的母鸡,很安静,似乎被催眠。还是想象不了,阿公走了,干净利索地,感觉似乎他只是去了远行,会好久不见。

葬礼后的一天,给阿婆买了随身音响,卡片里存了佛颂,六字真言,大悲咒,心经,金刚经,往生咒。吟诵的节奏中,她双眼已合上,日前的紧绷开始放松下来,左手在床边打拍子。

有一个直觉,阿公摔倒后,他看到自己趴下的身体,想过回去,然后觉得,免得麻烦,然后一直在旁观着。决定快速干净地离开。

三日后,阿婆搬回了旧屋,带着所有家当。她说回去住一阵子,以前用过的大秤砣都带上,感觉她想永远离开那个房子。


萤月 花鸟

几个月前的一天,一只虎皮鹦鹉飞到院子里,我养笼子里,两天后死了。也许飞来时撞到了窗户。可是心里从此有了养虎皮鹦鹉的想法。

然后一天,真的养了两只虎皮鹦鹉,一周后,其中一只飞走了。

这是我的故事。可是是不是也有另一个人的故事,他/她的虎皮鹦鹉飞走了,几个月后,一只鹦鹉飞进他/她的家。他的一失也是一得的起因。

动手拼鸟笼,傍晚时还在继续,闻到月亮的气息。没有上下班的日子,也许久没有闻着月亮劳作,心醉了。晚饭后还想继续,最后一波是凌晨后,才决定留着明天完成。此刻居然激动到失眠。

花了两天,建好一个鸟笼。半平米宽,两米高的笼子,插到土地里,把风铃花和常青藤枝条塞进去。它俩从此可以在里面飞了,自己无比兴奋。夜里再爬起床,翻出一件从未穿知道以后不会再穿的衣服,做了一个悬挂式保暖鸟窝。第三天,屋顶也搭好了,期待一场暴雨。

鸟笼顶从此成了猫咪午睡的地方,上面趴着一个狩猎者,鸟笼里飞着一对无惧者。这大概是良好关系之一吧,近在咫尺,每日期待,又不造成互相伤害。

鱼少了几条,都是最早养的一批,也许个多月没有特意去看它们了,剩下的都是后孵的小鱼。网上科普,孔雀鱼生命是两年,原来年限到了。

村里阿姨主锄下,荒废了两年,以前是鸡窝现在是高草蛇窝的后院角落半日被清理出来,树栽下,菜园的野草也清了大半,满满两大堆。进园子又有了清新感。

学着教程上将月季枝插在土豆上,放花盆里,待繁殖。选了一颗老鼠啃剩的土豆,剪了健康的月季枝,两个月过去了,月季没活成,土豆发芽了。


瓜月 盛果之季,也有荒凉岁月

生活活跃,经历丰富的人,带起了重出江湖的欲望,似乎看到,我的天堂其实是井底。

十多年前江湖见过的貌美有才的法国小伙子,那时他刚辞职,开始独立创作生涯,翻译为兼职。今日在四季集市酒吧遇见,他准备开始DJ,带着沧桑,发福的面孔。低沉的音乐,美丽荒凉。

有一些,在他人眼里根本走不通的路,在自己眼里却像明了的大道,只差越不过的一小关。哪些是执着,哪些是见解。>

今天被问道,儿子的特殊,是不是其实让你有难过的。我一时不理解这个问题,怎样想,似乎听懂可是还是不理解。晚上躺下时忽然想到,一段正在进行的关系,其实是处于四维空间的,而那个问题,是属于三维的。这大概是我当时对问题无法理解之处吧。那么,一段暂逝的关系,是二维的吗?

少年时有好多的搞不懂, 搞不懂为什么要吃喝, 为什么要生育, 为什么花开后会花落, 为什么错的事一直有人在做, 为什么气色枯萎的人不一脚迈出泥潭, 为什么别人描述的世界不是我看到的. 时间原来是给自己的答疑。 

 

Parent Menu 上一级

search

© 2010-2022 Keiko Wong - The journey 生命非幻觉摄影/文学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