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季已过雨季未至,临时决定三人三天骑车环海。一直蹲守在厨房装土豆的竹篓也借此跟村民出趟门。第一站凤阳邑-喜洲,沿海而行30公里。假如体力不支或旅途不值,可以选择返回。

Keiko Wong, Oliver & Sullivan Rockwell, life in Dali

 

周五放学后才出的门,预期的两小时也用了4小时,刚过马久邑已经开始日落,打电话让前台帮忙预先点好晚餐,小镇的馆子都是九点前关门的。摸黑在大丽路骑行了一小段,没有车头灯!

 

第一晚双腿哭着睡泣着醒,午时未到已经恢复体力。早晨醒来,老院子的宁静。清晨的喜洲古镇跟平时很不一样,游人未至,满满的生活气息。捧着鸡蛋回家的老奶奶,抱着宠物鸡的小男生,早早就开工的理发店。理发店满满的老木香味,手艺人和客人都有着禅宗师的面孔。这是个神奇的地方。

喜洲古镇
喜洲己已巳花园客栈

 

周五出门前上露台给花草补水,一轮半月在晴空中,依山而挂,当时想,这应该是不寻常的一天,后来发现原来是绕三灵第一天。绕三灵大概跟火把节都是祭祀祈福仪式,一个是插秧前,一个是收割前。虽然没有赶上仪式,沿途还是看见许多穿扮整齐的老人家,结着队碰着大根香。水田里蹲在白鹭,等待秧苗到来。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挖色,总程50公里。喜洲到海东有一段仍在修路,这两天经过的沿海路,砂石路,无灯公路,乡道,蓝藻回收点,习惯了大理的蓝,一路美好时只想继续前行,意外的境遇更值得记录。以为今天的腿疼会加重,谁知第二天比第一天对身体要容易得多,拐进乡道时闻着青草伴着湖风的香气,腿辣辣肩酸酸嘴角咸咸而心甜甜的。

洱海修路段

 

沙利文真正的骑龄其实只有两个月,二月底云南清零村子解封时第一次学的车, 开始可以独立骑行是三月中。毕竟十岁了,体能也足够了。一路上没有任何怨言,除了鸵鸟农场因为疫情没开,伤心了大半路,后来路边遇上的羊群给了他很大的安慰。喜欢住民宿和偏好选择当地风情的我们,这晚还是选择了可以泡澡可以喝咖啡的度假酒店。

 

最后一天挖色-凤阳邑,也是50公里。修整后的环海路,海西可以算是无车段,只允许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还有路段维护的工程车,而海东因为洱海和山边的平地不多,房子依山而建,剩下的仅能容下一条公路,算是唯一的交通枢纽,车流不断,还有许多蹲在路边拍婚纱照的摄影师。一路上要用三倍的专注力,而临家的路又总是显得更漫长的。得以选到两处水如镜鸟无惊的中休点,另一旁其实都是车流。城市公路穿梭完,专注力提高无数。

生活在别处

 

看看路上的驴母子

旅途结束,心得,路不能赶;防晒要做好;大理的烈日不能死顶;走路时低头看手机的人越来越多;海东的车流要小心;剩余的精力,享受你的旅程。

search

© 2010-2020 Keiko Wong - life as a journey, portraits, literature 生命非幻觉摄影/文学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