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萨寺历史》(菩马彭措1846年编纂)记载:「宗萨寺有超过一千一百年的历史,最初是由苯波教持明者于公元746年所建。」基于当时的主殿只有一根柱子和一尊佛像,故取名“一佛一柱殿”。该苯波教佛像于1958年以前一直存放于本寺中,但在文革期间与寺院一同被毁。后来寺院改为宁玛派,而后又改为噶当派,直至1275年,八思巴来到此地后,本寺成为萨迦派寺院至今。

蒋扬钦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 9岁进入宗萨寺,12岁时,由塔则祥巴根嘎登真认证为塔则祥巴朗卡其美的转世,取名蒋扬钦哲旺波根嘎登比加称巴绒波,人称塔则活佛或夏仲。

公元1893年,第二世蒋扬却吉洛珠Jamyang Khyentse Chökyi Lodrö(又译秋吉罗卓/确吉罗珠)出生。主要弟子有萨迦派的达千法王、鄂派堪布和所有夏仲、那栏扎寺生伍、鹫诫赤青法王;宁玛派的敏珠林寺两位堪布、第六世竹庆·宜邢、第六世协庆·冉江、顶果钦哲、噶陀司徒;噶举派的司徒贝玛旺秋和第三世蒋贡康楚;格鲁派的十四世达赖、格西江若、衮林达察杰仲、门耀地区雷霞衮、格达活佛等(据悉还有《西藏生死之书》的作者索甲)。第十六绕迥土猪(1959)年五月初六,伴随出现光明、大地震动、天乐自鸣等瑞相他圆寂了;世寿六十七岁。

1961年,第三世蒋扬土登曲吉佳措出生于不丹,是敦珠法王之子赤列罗布和四朗桑波之女蒋扬曲珍所生。萨迦法王、第十六世噶玛巴、顶果钦哲和敦珠法王共同认证他为第二世蒋扬却吉洛珠的转世,7岁在锡金由萨迦法王主持坐床典礼。

 

今日正是中元节。 钦哲的管家在屋顶静坐,身边手上一堆拔下的小草。填充牦牛的长辈,有着跟秋吉相似的面容,一直在看喜悦的沙娃。

Dzongsar Khyentse' old residence 宗萨钦哲旧居宗萨寺

Dzongsar Khyentse' old residence 宗萨钦哲旧居宗萨寺

 

大殿里挂着哈达的大门,带着时间痕迹的暗红,那时我明白,为什么催眠时想象的花园里没有门,那座楼梯总是不安定,我要推开的,也许不是花园,应该是像这样的殿堂。

宗萨寺 Dzongsar Monastery宗萨寺

 

萨迦派(花教)房子

宗萨寺 Dzongsar Monastery 萨迦派建筑 sakya buildings宗萨寺萨迦派建筑 sakya buildings宗萨寺 Dzongsar Monastery 萨迦派建筑 sakya buildings

宗萨寺 Dzongsar Monastery 萨迦派建筑 sakya buildings宗萨寺萨迦派建筑 sakya buildings宗萨寺 Dzongsar Monastery 萨迦派建筑 sakya buildings

宗萨寺 Dzongsar Monastery 萨迦派建筑 sakya buildings宗萨寺萨迦派建筑 sakya buildings宗萨寺 Dzongsar Monastery 萨迦派建筑 sakya buildings

 

山脚下的佛学院和小旅馆

甘孜德格宗萨寺佛学院Dzongsar institute of Ganzer Deger宗萨寺外面村子的小旅馆

 

D8 宗萨寺-亚青

寺庙和村子人家摆放的多是现宗萨蒋扬的画像,或者萨迦法王,至今未曾看见一张秋吉罗卓的像。早上带着书上山,一个朝拜女子停留问好,我给她看了书里面的一些人像,她很高兴地指认,秋吉,康卓,顶果...翻看康卓慈玲守陵的图片。

甘孜德格宗萨寺宗萨寺

萨迦法王 Sakya Gongma Dagchen第一次拜访宗萨寺时,那场圣舞的震撼,让秋吉罗卓一直站着。-《秋吉罗卓生平传之大师与堪布篇P131》 这个小朋友,走到寺前空地,忽然自己开始起舞。

boy dancing by Dzongsar monastery Ganzer DegerSullivan dancing by Dzongsar monastery Ganzer DegerSakya Gongma Dagchen

下一站计划是多瀑沟,当年秋吉闭关的地方。寻找多瀑沟的路上被指引到数十公里处山上的另一座佛学院,酥油茶店大哥讲了几遍名字我都没记住,大概明白是宗萨佛学院学僧进修阶的大学院。

德格普马乡藏族村子between Pumar & Dama village Dege德格佛学院

德格普马乡达马乡佛学院portraits of tibetans德格佛学院

to be continued 待续

365 Days on image 日子与片段

search

© 2010-2018 Keiko Wong - journey of life, travel photography, portraits, literature 中英文现代文学译者,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