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参加一个关于处理家庭关系的分享会,一位居住海外妈妈的分享是,她有两个青春期的孩子,其中大孩子是唐氏儿 - 现在国内孕期检查都有唐氏筛查这项,一般筛查出胎儿有唐氏综合症,医生建议是人流。至于为什么,大概是觉得表面的压力是一般家庭难以承受的。

这位妈妈说,孩子小时候,她曾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觉得他人,包括自己,用异样的眼光看你。直到有一天,一家子去唐人街超市,大孩子在出口等着,一位白人老奶奶看着那孩子,然后看看妈妈,很感动地跟妈妈说,上帝给了你一份多么特别的礼物,他选择了你当这位特别孩子的母亲。

 

 

四月的时候我想带孩子走一段可以接触大自然,动物,当地文化,不同灵魂(异样的生活方式), 有缘的话可以遇上一些智慧隐者,适合耗体力,心灵疗愈的旅程。

可是我没有这样的能力,于是我联系了可以帮助我的朋友。八月,我们出行。

 

Full article 全文

 

 

 

先讲讲沙利文,现在6岁半。

如果你问他,书包放哪里了,他会没反应(现在我学会了,要跟他说,把你蓝黄色的书包拿给妈妈);问他知道几种鲸鱼时,他先对着空气认真地数数,1,2,3…11,12, 12种。然后告诉你他知道的各种鲸鱼名字,Grey whale, sperm whale, narwhal…果真12种不多不少。

平时一言不合就要躺地打滚,赶校车时走三步都嫌多;徒步上山时来回三四小时边走边哼歌。

能量无法释放时要咬人,撞墙,摔东西;摔完东西自己拿扫帚收拾,跳水是翻着跟头进池子的。

他不会描述一个人在做什么,掉了帽子只会指着某个方向说go back (回去);在去过尼泊尔之前,也完全没有接触过尼泊尔文化的前提下,有一次他忽然冒出了一句尼泊尔语,而且语境很吻合(我只是猜想,他会不会有时能听见我听到的声音,或者进入我的意识)。

跳伞最喜欢的是起飞那一刻(在高空平行飞翔时几乎都是无聊的表情,降落后还想要再飞一次)。

 

 

 

完全不吃素不碰辣的娃,饮食是第一项挑战。第一天寺庙的早餐,把馒头撕碎哭着出来的,只想跟穿红袈裟的哥哥们爬窗。

 

 

 

在寺庙他学会了,没有花生酱没有巧克力酱,就用雪碧加chapati(薄饼),还有masala奶茶也很好喝,紫菜干拌饭和鸡蛋是美食。只有回城才能吃肉吃蛋糕。

 

 

各种方式想与佛陀接近,坐在他手心,躺在臂弯,拥抱,让他搂着自己,他在探索各种可以接近佛陀的方式,此刻他心中一定是充满了爱与期待接近和联结的心,没有任何不敬之意,我没有阻止他。

 

后来为了确认,以免做了莽撞的不敬,我还是问了两位受尊的隐僧,他们居然都是微笑着跟我说,没关系。

 

 

妈妈要工作,跟着去拜访前克什米亚的末代国王 - 王国没落后他先当了飞行员,周游朝拜,现隐居山林。他的家很简单,泥房子,两盏灯,水果,粮食,烟酒,火盆,三束阳光,和年壮的护卫。

 

 

 

大自然与动物

 

  

喜马拉雅之光

 

 

  

跟暖男相处的好处就是,如果刚坐下来歇脚,他累了,自己找个舒服的地方先睡,不会嚷着要回家。

 

 

 

偶遇萨满 - 神奇的是,这个自编舞蹈,他以前在家就自己跳过,听见音乐开始去凑热闹,然后我发现他们跳的是很相似的

 

 

Same souls

 

这大概是第一次,当我看见这些女子,忽然感到,假如我生于那里,一样的背景一样的环境,她们现在的生活,大概也就是我会过的生活。我们来自于同一种能量,因为其他异样的因素而分化了。这还是我第一次感觉到。

 

 

 

一样的灵魂,一路的朋友

 

 

一路上他交集到行者,小僧人,村庄孩童,熟悉的路人,我驻尼的朋友,萨满,牛羊鸡猴狗,徒步,跳伞,游泳,朝拜。虽然每日一闹是家常,收获还是满满的。

 

回程路上,在车上沙利文无由来地,清晰地,看着我的眼睛说,I love you so much。 这算是他主动说的第一个完整句子,说完他自己呵呵地笑。感觉他是在笑我 - 你不知道我会说话吧?

 

 

 

 

给沙利文找合适学校的过程波折不小,不少人问过,有没有想过自己教。我说,那会是最后一步棋,自己额外帮助他是需要的,可是我还是想让他上学。我想让他感受其他人的能量,尤其是小朋友们的;而且我没有把握自己每天充分帮助他耗尽精力(未耗尽时对他和我都是一种折磨...)。

 

图中这位小美妹,一岁半开始跟爸妈环游世界,旅途的最后一周停留我们家。她妈妈说,她感激孩子见识了很多,接收了很多,感觉到时间回家生活了。每天她都在我们身边,听到的都是大人的话题,模仿的语气也是大人的,我希望她有自己的圈子。

 

是的,我想你有自己的圈子。

 

 

 

之前一篇育儿分享访谈的导演问我,这些年来有什么感悟,关于跟(特殊需求)孩子相处,和怎样才是最好的帮助他们的方式。

 

我跌跌撞撞中的小感悟是,先找到让你自己内心欢喜的事物,通过它们来感染他(如果中途你有牺牲的感觉,那方向也许是错了);帮助他找到眼睛发亮的点,顺着这个方向推动;他们一般有异样的能力,这些也许不是医生或者治疗师可以浅识后就告诉你的,不过好的专业意见真的很有帮助;如果你的孩子真的有超能力,不要沉迷于他有多厉害(用来作为小安慰就好),如果他不能正常运作而常引起日常挫折,还是要帮他解决。

 

还有就是,他们真的是一份礼物,只是挑战性比较大的礼物。

 

search

© 2010-2017 Keiko Wong - journey of life, travel photography, portraits, literature 中英文现代文学译者,摄影师